永遠不要和「一頭豬」摔跤(深度好文)

修從容心,做自在人。

看過這麼一張漫畫。

一個人被豬惹怒,憤然跳進污泥,和豬大打出手。

結果人沒能討回公道,回家后還要費勁清洗滿身污泥。

而豬則樂呵呵地,繼續在污泥里打滾撒歡。

正如白巖松說的那樣:「打敗一只狗并不光榮,但被狗咬到一口卻很倒霉。」

生活中遇到爛人,最好的做法是避而遠之。

拒絕和一頭豬摔跤,放過的不是豬,是自己。

先講兩個故事。

第一個故事,關于上世紀美國最著名的脫口秀女王——瓊·里弗斯。

1963年,里弗斯在紐約一家餐廳表演,不到3分鐘,餐廳老板拔掉話筒的電源,將她轟下舞臺。

此后,里弗斯每到一個地方,總有各種意外發生,打斷她的表演。

她很快發現,是一位名叫蘇菲·列儂的同行,有意針對自己。

里弗斯的朋友打抱不平,打算去蘇菲的場子搗亂。

里弗斯卻打聽蘇菲的出演計劃,主動調整自己的行程,避免相近時段內和蘇菲在同一片區域出演。

蘇菲沒有善罷甘休,用更高的薪水,挖走了里弗斯的經紀人。

里弗斯主動找到經紀人,和蘇菲共用這個經紀人,有了經紀人的協調,她的表演再也沒有遭遇搗亂。

6年后,里弗斯通過《今夜秀》一炮而紅,成為美國脫口秀「第一夫人」。

而蘇菲因為一次演出失誤而淪為過氣藝人,早早淡出了里弗斯的世界。

第二個故事,關于作家王爾德。

1895年,王爾德發現他常去的俱樂部門上,貼著一張海報。

不僅詆毀他的作品「低俗下流」,而且指責他本人裝腔作勢。

貼海報的人,是當地臭名昭著的昆斯伯理侯爵。

詆毀王爾德沒有特別的理由,只因他和兒子吵架,然后發現兒子和王爾德往來頻繁,于是想到拿王爾德出氣。

朋友勸王爾德,沒人會把昆斯伯理侯爵的話當回事,只要不加理會,事情很快就會自己平息。

王爾德將海報撕得粉碎,發誓要起訴這個誹謗者,還自己一個公道。

他暫停所有劇本和小說的創作,把精力用來和昆斯伯理打官司,告他毀壞自己的名譽,要求對方當眾道歉。

兩人在法庭上激烈爭辯,結果卻是王爾德起訴失敗,還被法庭判處「行為失當罪」。

上訴之前,王爾德擁有讓人羨慕的生活,家世顯赫,婚姻美滿,還有兩個聰明可愛的兒子。

他本人更是天賦異稟,10歲獲得文學普托拉獎章,20歲出版詩集,28歲在美國巡回演講,33歲成為知名雜志的總編。

敗訴之后,王爾德被判兩年苦役,前程毀于一旦,妻子帶著孩子改嫁。

即使刑滿出獄,曾經的生活已無法挽回。

王爾德不再被主流文學界所接納,只能獨自忍受窮困,年僅46歲便郁郁而終。

從里弗斯到王爾德,截然相反的結局告訴我們:

誰都會遇上爛人,可結局取決于我們自己。

和爛人死磕到底,你會發現自己精疲力竭,到頭來卻只是在為對方的蠻不講理買單。

對爛人一笑而過,你會慢慢發現,爛人做的那些爛事,對你而言其實根本不值一提。

《成熟》中有個故事,讓我印象深刻。

一位畫家經過多年打拼,終于得到知名收藏家的賞識,并在其資助下舉行個人畫展。

畫家對這次機會十分看重,提前準備了一段個人演講,用來向參展的嘉賓闡述自己的藝術理念。

展覽當天,一位渾身酒氣的評論員,打斷畫家的演講,指責他的作品都是垃圾。

畫家不予理會,繼續講解自己的作品。

評論員再次打斷他:「你怎麼不回應我?是不是你默認我所說的都是事實?」

畫家微笑回答:「當然不是。只是你又沒付我學費,我憑什麼告訴你,什麼是對的?」

參展嘉賓哈哈大笑。

畫家成功打響自己的知名度,搗亂的評論員則在嘲笑聲中被遺忘。

作家周國平說:「一個人把心力全用來評論小事的對錯,就沒有力氣去在乎重要的事情。」

主動退讓不是怯弱,而是人生有限,要為真正有意義的事騰出空間。

停止在不可理喻的人事中消耗,這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。

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蘇珊,無論走到哪里,都會隨身攜帶一本小冊子。

每次遇到故意找麻煩的人,她立即打開小冊子看一眼,然后心平氣和地離開。

朋友以為冊子上面,記著讓人情緒穩定的秘訣,打開后發現只是當天緊急待辦的事。

她在TED演講時說:

「當你意識到自己還有那麼多事情沒做,你就沒有時間去和無聊的人爭辯。」

《圈子圈套》里有一個 「人際關系定律」。

意思是說,無論你多麼完美,你的圈子里永遠會有看不慣你的人存在。

一個人與其對抗這種現實,不如學會主動適應,把精力放在自己能夠改變,而且真正重要的事情上。

2002年世界杯半決賽,傳奇球星羅納爾多,率領巴西隊迎戰土耳其隊。

土耳其隊為限制羅納爾多,除了采用多人包夾的戰術,還不斷施加挑釁與推搡動作,企圖影響他的比賽情緒。

在一次拼搶中,土耳其后衛更是一腳踢在羅納爾多膝蓋上。

眼看羅納爾多痛苦倒地,就連他的隊友也忍不住憤而上前,向裁判討要說法。

羅納爾多卻一言不發地站起來,一瘸一拐小跑了幾步后,很快重新投入比賽。

接下來的比賽中,羅納爾多沒有和對手沖突,更沒有惡意報復。

而是憑借冷靜的判斷,不斷突破對手后防線,并最終踢入制勝球。

有人做過統計,羅納爾多18年職業生涯,共受到200余次惡意犯規,幾乎每次他都選擇默默忍受。

他說:「判罰是裁判的事,我能做的只有幫助球隊獲勝。面對對方野蠻的行為,將球送進對方球門是最有力的報復。」

很多時候,我們深陷與爛人糾纏的泥潭,只因執著眼前的是非,忘了長遠的目標。

思想家伏爾泰曾說:「讓人疲憊的不是遠方的高山,而是鞋里的一粒沙子。」

我們無法避免沙子跑進鞋里,能做得無非就是倒掉沙子,繼續趕路。

當你用成長撐大眼界,那些爛人終究只是你來時路上,微不足道的沙礫。

最后,與大家分享《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》中,我特別喜歡的一句話:

「那些不講道理的人,大可以繼續刁難我。

十年后,我改變的是自己的人生,而他們改變的,只有自己的刁難對象。」

與其與低層次的人爭輸贏,不如提升自己的層次。

當你專注于更遠大的目標,便不會把路上偶爾磕絆的石子放在心上。

用戶評論